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德赢vwin体育

为啥中国队那么冤 8裁判6机位难保公正短道速滑规则就是坑?

时间:2018-09-01 12:41:16  来源:本站  作者:

  在昨晚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出现重大争议后,在现场见证了冬奥会的资深媒体人、赢德体育总裁许绍连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其中中国队被判犯规8次、荷兰队7次、韩国队2次,这都还是高水平运动队。不同于其他项目的犯规判罚,在短道速滑项目,犯规判罚(PENALTY)意味着成绩取消、一切白费。而这项运动,也因为这次冬奥会相当频繁的犯规处罚而饱受争议。

  当昨晚比赛结束之后,全场观众不知道谁获胜了,体育场大屏幕里不断地在播放比赛回放镜头——韩国队在倒数第四圈时接力失误,她又补滑到另一个弯道,完成了推送以后摔倒绊翻了加拿大队;当宣布中国队和加拿大队因为犯规比赛成绩被取消后,现场大屏幕长时间给了韩国选手镜头,四名选手中三人表情木然,另外一人高兴地庆祝了,但是当意识到镜头正对准自己后,他的笑容僵住了。

  据许绍连回忆,愕然、委屈的中国队员和教练的另一边,夺得金牌的韩国选手举着国旗开始庆祝,可是现场的大屏幕却又开始不合时宜地播放韩国队员那次刺眼的犯规,他们绕场几圈后停止了庆祝,一位坐在后排的韩国观众摇了摇头。

  不止是观众迷茫了,连队员、教练不到裁判做出最终的讨论决定前,都不明白最终是谁获胜了,谁冲在第一个似乎完全不能保证他就是最终的冠军,一次PEN的判罚就可能让他前功尽弃。

  这次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的比赛,无论预赛、复赛还是半决赛、决赛,几乎场场比完了,都得长时间等待裁判讨论决定。选手不知道结果、主教练不知道结果、观众也不知道结果。而且决定了之后,即便是业内,往往都会陷入对判罚的困惑和不解。

  华南师大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卢元镇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短道速滑是一项有严重缺陷的运动项目。这是一项在极小的密闭空间内进行,而规则又极其不严密、裁判极难公正执法的高速竞速项目,因此,这个项目极易造成运动员伤害事故,也极易产生赛事纠纷。”

  目前短道速滑的比赛中有8个裁判、6个直播机位,但是这么多人力物力仍然无法让最终的判罚更加准确公正,“虽然有8个裁判,据我了解还有一名中国裁判,但是最终还是要依靠美国籍的裁判长做出最终的判罚。”许绍连表示。

  高科技手段实际上很难介入裁判工作,“现在已有6台高速摄像机监控比赛,但事实上,运动员前后左右都有犯规的可能和嫌疑,靠一台摄像机在一个节点上监控多名运动员是难以有作为的。与排球、网球的鹰眼不同,短道速滑不可能中断比赛,对裁判的判罚做出及时的判断。而且摄像监控设备越多,比赛后回看的时间就越长,空场纠偏尴尬的程度也就越高,竞赛的成本也会随之增加。而且多台监控设备还会产生副作用,它反而使个别裁判员的故意误判、反判容易找到借口。”华南师大教授卢元镇介绍道,“当裁判眼中看到的东西与电视转播的焦点,与现场观众的观察点总是有差别时,比赛的可信度,裁判的可靠度必定会遭到质疑。”

  对于1967年就被接纳为国际滑联正式比赛项目、1992年成为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的短道速滑来说,似乎规则还尚未理清。红星新闻记者在国际滑联(ISU)官网上看到,短道速滑场地的周长是111.12米,半径8米,比赛场地的大小为30×60米。优秀的短道速滑运动员最快滑行速度可以达到近50公里/小时,昨天参加接力的范可新就曾滑出47公里/小时的速度。

  “以女子500米的速度为例,大约要达到11.5米/秒,这几乎相当于一群汽车、摩托车在一个周长只有200米的跑道上竞速,焉有不出事的道理。在本届平昌冬奥会上看到无数次运动员身体相互接触、碰撞,以至摔倒,撞到边墙,相互踩踏,其景象惨不忍睹,让人惊心动魄。在比赛中,运动员有几乎一半的距离在做高速圆周运动,为克服离心力,身体必须做达到极限的侧倾,身体失去平衡甩出的情况便经常发生。”卢元镇表示。

  也就在今天下午,国际滑联决定公布作为裁判判罚依据的图片,并且不再会针对此事做出任何评论。这个依据就是在中国队最后一棒进行交接时,正在滑行的中国选手范可新骤然从外道变道至内道,阻挡了正在滑行的韩国选手,这个犯规是“cross track(强行改变滑行轨迹)”。

  中国队几次争议判罚,武大靖的、韩天宇的、包括这次范可新的,判的几乎都是横切犯规。当人在逆时针运动时,身体只能左倾,尽量能贴着内边滑行,当这种方式的运动有多人参与在一场比赛中,而且最大化淡化了纯速度优势之后,为了抢位置,几乎所有人都具备了横切的原始本能。难怪中国队主教练李琰表示,“这个项目真是越来越难看懂了。特别是我们作为教练要教运动员,不知道要规范什么、回避什么。要是谁都不碰谁,干脆就去滑大道!”

  而据最新消息,国际滑联已经驳回了中国短道速滑队的申诉,理由是中国队没能在比赛结束后30分钟内提出上诉。中国队的主教练李琰表示,因为当时裁判们在开会,所以未能第一时间提交材料。

  因为短道激烈对抗,所以要做规则来遏制犯规,这个初衷是对的。但对抗的力度大小不一,造成的影响不一,甚至还有选手表演的天分在内等。这就把短道又推回到一个很无奈的阶段。“如果说韩国选手的动作是无意的话,那么什么是有意的?我觉得这个就像足球里的禁区内犯规一样,不能说你是有意的就要判罚点球、而他是无意的就该免除判罚,而是应该一视同仁,只要是做出了犯规的动作,就应该统一判罚。”许绍连表示。

  卢元镇也指出,短道速滑目前还有众多规则与裁判漏洞难以治理:比如说后方运动员超人既可在右侧也可在左侧,接力本身没有明显的物体交接,很难判断是否完成。四队8名运动员交织在一堆进行高速运作。而短道速滑中裁判因素过大也是导致其饱受争议的重要原因。“裁判权利过大,规则过于模糊,让人看不清楚,争议自然产生了。”许绍连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其他运动可能裁判的作用也就是多个少个一分半分,甚至是小数点后一位两位上做点手脚,“而短道速滑则大不同,不是金牌就是出局,可谓颠覆性阳谋!而且人家还可以从摄像机里拽出真凭实据。”卢元镇表示。

  这次的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参加A组决赛的四支队伍,竟然有三支队伍涉嫌或已被判定犯规,最终只有韩国队和意大利队两队取得成绩。而最终无欲无求的B组(5-8名决赛)竟然由荷兰队创造出该项目世界纪录,并递补获得一枚铜牌,也足见这次决赛的混乱程度。

  在本届冬奥会赛场上,我们看到了历届最多的起跑犯规,比赛中的违规判罚,运动员个人的或集体的绊摔,有的八人比赛甚至最后只剩一两个人通过终点,这些都是极不正常的现象,比赛中还多次出现了让运动员教练员记者观众莫名其妙的场景,这更是国际竞技运动罕见的。说明短道速滑的改革已迫在眉睫。否则将会影响到它在奥运会上的生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